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联系我们

是否这就是爱情

时间:2019/11/24 16:39:36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5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每个人对爱情都有自己的理解,或风花雪月,或锦衣玉食,或郎才女貌,或举案齐眉,觅得一生一世一双人。对于平常人的爱情可能更多的是衣食住行,柴米油盐,因他(她)懂你,让你活得不累,过得开心,哪怕是为家人全身心的付出也无怨无悔,经过很多年之后没有衣锦依然一起还乡。一、初识对于毕业季的学生...
每小我对爱情都有自己的理解,或风花雪月,或金衣玉食,或郎才女貌,或举案齐眉,觅得平生一世一双人。对于平常人的爱情可能更多的是衣食住行,柴米油盐,因他(她)懂你,让你活得不累,过得高兴,哪怕是为家人全身心的付出也无怨无悔,经由很多年之后没有衣锦依然一路还乡。

一、初识

对于卒业季的学生来说,用“兵荒马乱”四个字来形容我认为不为过,当时我记得黉舍搞校庆,氛围是喜气洋洋的,为了弄出特色黉舍推出纪念章,似乎一套是4枚,每个学生可以免费获得一枚,我们班的纪念章发得比较晚,他们班的纪念章先发下来,那天他带着纪念章来参加舞会,于是我看着他的纪念章就问了一下纪念章的情况,他就很热情的告诉我在什么地方可以买,顺便说他有多的一枚纪念章可以送给我,就这样一来二往,我们熟悉了起来,经常约在一路吃饭,同业的还有他的石友兼室友,促忙忙的两个月就过了,领完卒业证那天正午我们吃完饭,他告诉我他下昼的车他要走了,而我的火车是第二天的,尽管心里不舍,我照样很大方的说:好吧你走吧,他忽然对我说,临别了,你送我点什么做纪念吧,作为很耿直的工科女,二话不说,跑我到校门口买了一个大西瓜送到他卧室,祝他一路顺风。

二、关于补习

对于物理异常差的我来说,进修工科本身是很吃力的,特别是完全不知师长教师所云的工程物理,我从始至终都是门外汉,既然是站在门外的“汉子”师长教师肯定是要回馈我补考的特权,这样我就异常沉重的背负了补考的担子,于是他就理所当然的担负了我的补课师长教师,还带我去他卒业设计的教室看他画的卒业设计,虽然不懂,依然认为精深莫测,不愧是我的补习师长教师,可能崇拜就从此开始。

三、吃饭那件“小”事

对于我这样的烧饭白痴来说,吃饭一向是件大事,一旦他有应酬,我就面临没有饭吃的为难地步,于是每次应酬之前先安排我的伙食成了他的责任,曾有同伙开玩笑说将你老婆栓在裤腰带上,方便随时打包带走,是啊,我多想天天被他带着,一路看云舒云卷,一路听江南喜雨,吃他做的习以为常。

能洗手为我做汤羹的人我理解是懂我的,知道我一向为温饱发愁,对于只逗留在温饱层面需求的吃货来说,有吃万事足,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统一吧,我们被生活磨去了棱角,我们最初的理想已经被日新月异的现实填平,除了一如当初的吃之外,我还能干什么大事?一辈子就专心了吃饭那件“小”事,呵呵••••••

四、你将我打包带回去

我算起来应该是远嫁的吧,单身一人来到他的身边,当时真年轻啊,真的是无所畏惧前路,看不清将来的成长,我们却愿意躲在蜗居里吃粗茶淡饭,书写我们的“传奇”,因促的回眸,是否成就了我们的一眼千年。

生活怎么会一帆风顺,总有磕磕碰碰,那些生气的,不高兴的碰撞虽没有惊寰宇泣鬼神的气势恢宏,但也照样有离开的情绪。记得那天夜里不知因什么工作争辩不休,一气之下我整理几件换洗衣服,准备跟他拜拜回娘家,可他拿脚盖住出门的路,渐渐说道,要走可以,然则你要将我一路打包带回去,这是如何的“恶棍”,让我一下泄气,再说不出离开的话语,掉下委屈、高兴、倔强的泪水。

从熟悉到合营生活细细算来已经快30年了,我们是没有血缘关系却最亲近的亲人,没有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的情谊,有的只是你将我打包带回,我将你打包带回的纠缠,在岁月静好的日子里平淡如初••••••

白驹过隙,不管是当初的执着,照样现在的放任,我想他应该是懂我的,用一颗包涵的心容忍了我的率性,我的赖皮,我的优点,我的缺点••••••我想我能回馈给他的可能只有用崇拜的眼光注视着他,注视着他从年轻的小伙变成大叔,变成孩子的爸,因为有他在阳光是那样的残暴,因为有他在雨季也是那么的富有诗意,我依然还在愿望下一个雨季的到来!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那个雪花飘落的季节
相关评论
Copyright © 2010-2022 天线宝宝马报资料 版权所有